2015年4月7日 星期二

也許建議比可靠訊息還要更吸引人

我知道,光只是參考一些客觀事實,並沒有辦法令大多數的人產生出決定。他們需要的是直接的建議。於是我強烈不鼓勵周遭的人就讀清大(或其他學校)的哲學所。因為:

1.讀書風氣很差,如果你跟同學講自己想要兩年畢業,會變成笑柄。像我自己就是為了脫離清大同儕的壞影響而沒再和他們往來,後來居然是同屆最快畢業的。慢畢業的人有很多藉口,例如甚麼要修改論文到完美啦,讀五年很扎實啦,忙社運忙考GRE啦等等..。我個人是有不得不拿到文憑的壓力才能夠抵抗這些歪理,但沒有這種壓力的人很難不被腐化。

2.除非你能在美國或香港找到終身聘的教職,否則幾乎不可能靠著你優秀的哲學才能而得到財富或名譽,因為他們助理教授收入是臺灣三倍。而且出國讀博士的代價遠比你想像的大,人文科系平均是七到十年才能畢業,十個讀人文博班的人平均只有五個能畢業。前二十名的美國博士班十個進去的人裡只有兩到三個可以找到終身聘的教職。而且失敗的話你很難用剩餘的資源再搞些甚麼事業(博士肄業可以做甚麼?)。你自己想一想要用甚麼方法彌補這些時間和金錢的損失?

3.由於現在學術專精化以及隨之而來的審查制度的關係,如果你寫論文,那麼最後會看的人只會是個位數,他們的意見就決定了你論文全部價值。如果你要像康德或是休謨那麼有名,你必須要寫作原創性的專書。你把這種書寫出來並寄給可能提拔你的哈佛哲學教授人家是不會看的,一部份因為你沒有背景可能是民科;一部份是對方非常忙;一部份是因為審查通常需要有審查費;一部份是因為你偉大的著作很難歸類到某個專精領域裡,於是他也看不懂。於是最後你只能靠在體制內寫論文,但是專精的東西不論如何做,藉由它所得到的名譽也只會受限在看得懂該論文的一個小圈子裡。這麼小的名聲想要讓後代知道你甚至是研究你是不可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名為「抱怨」的歪風

抱怨除了發洩情緒以外,其最重要的功能就是「求助」。不抱怨的傢伙幾乎沒有人會支助他、幫助他,這是現代社會一個極糟糕的歪風。 一個自己堅強面對所有困難的人,比較起那些軟弱無力只能哀鳴的傢伙,在利益上竟是大大的損失。這是一個培養堅強人格的最負面環境。誰把自己講得最可憐,誰就能夠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