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2日 星期二

為什麼在哲學領域成為偉人比科學領域要困難?

  在科學領域,你所提出來的理論是可以被經驗的事實給驗證的,例如薛丁格方程式所得出的電子出現機率和氫原子之中的情形是完全的吻合。於是如果你的理論能通過實驗的考驗,即使有再多人反對你,或者基於同行相忌的情緒不承認你,你還是可以擊垮所有同行,用客觀的事實把他們踩在腳下。

  哲學的領域則完全不是如此,因為哲學的理論找不到用來證明它為對的[哲學的事實],例如認為有客觀的,獨立於人的心靈之外的世界的實在論,與認為整個世界沒有客觀的基礎,只由內在於人心靈的觀念所組成的反實在論兩方,自古以來找不到任何經驗的證據來支持兩者其中一方。於是一個人所提出的哲學理論或寫出的論文的好壞,事實上完全由圈內幾個--通常一篇論文是兩到三個的專家來決定。這也就是所謂的學術審查制度,對於在學術圈的人來說,他們把這稱做[同行審查](peer review)。

  沒有客觀事實來判決的爭論,很明顯地,如果你的立場跟審你的文章的人不同乃是大大的不利,這是人無法拔除的偏見。即使審查是匿名又如何?學術圈就這麼小,大家為了逼自己寫論文,或是讓其他人感覺自己有在做事,又幾乎都會參加會議。會議就讓你的身份完全地曝光了,因為審你文章的人就知道你在研究某個題材,下次收到匿名的論文後,即使不寫名字也看的出是誰的東西。而且對於審查結果你沒有反抗的權力,因為只有幾位專家有審查的資格,你可以找誰替你主持公道?要是你和其中某位處不好,那剩下的人選也許還不到兩、三個。

  叔本華說的好,偉人注定在死後才能獲得名聲,這話雖不是必然,但如果你有偉大的哲學才能,就一定要有如此的心理準備,因為讓同行審查,就免不了同行相忌這個老問題。在學校裡面,每年能升等的人數是有限的。能得到傑出研究獎的人每年也就個位數(除非教職員特多的學校),就算你不在這個圈子裡跟人拼鬥,你只想得到讚賞、名譽,幾乎很少人能夠容忍一個比自己厲害的人出頭的。除非那人已經是地位無可動搖,例如物理學家普朗克那般的偉人。所以你的偉大作品要銷售給誰?我之前也有過這個疑問,後來叔本華的話給我很大啟示。你應該銷售給還沒有出生的人,也就是後代子孫,因為他們跟你沒有任何利益上的衝突,因為你那時早已經做古。

  所以如果你要在生前享受到名譽、地位,你要做的不是成為天才或證明你是天才,而是成為一個學術上的[幹才],這兩者不是才華上[量]的差異,而是兩種完全相反的概念..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在社會上工作和在學校工作的不同

    做了專任助理的工作之後,因為沒新計畫,加上生理男性的身份很難再找到專任助理的工作(女的有聽過專任助理做五年以上的例子),我於是投了很多學校外的、一般公司的工作。發現一般來說,一般公司的傢伙很瞧不起屬於在學校內的、專任助理的工作經歷。他們總覺得學校裡的工作「比較單純」啦、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