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9日 星期一

國際關係現實主義

  別人屠殺你的人民,你應該做的是確認有這回事之後去屠殺他們同樣數量的人民,而不是在過了六、七十年之後藉由當下沒有復仇這件事來操弄民族情感騙選票。而且已經過那麼久,現在要談報復或審判都難找證據了。戰爭是一個沒有法律的狀態,在沒有法律的狀態下受害,你能做的只有以牙還牙、以血洗血。這種殘酷而令一般人難以接受的報復論,卻是目前國際關係學說的最主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在社會上工作和在學校工作的不同

    做了專任助理的工作之後,因為沒新計畫,加上生理男性的身份很難再找到專任助理的工作(女的有聽過專任助理做五年以上的例子),我於是投了很多學校外的、一般公司的工作。發現一般來說,一般公司的傢伙很瞧不起屬於在學校內的、專任助理的工作經歷。他們總覺得學校裡的工作「比較單純」啦、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