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日 星期四

這年頭,居然還有人認為能光靠責備來改變別人

  最近八仙和郭台銘的事情,讓很多從事社運或工運的份子有機會[痛斥帝制之非],轟擊這些可惡的大財團如何等等的。問題是像他們這些在社會上有這麼多敵人(同業)的人,臉皮往往遠比這些轟他的,天真活潑可愛的知識份子所能想像的要厚上無數倍。你根本不可能因為講他無良、黑心、血汗就改變他。

  以上講的都是古有名訓的常識,那就是我們要改變別人,必須要仰賴實際的行動--也就是獎賞或者是報復的方式..但我從來沒有看過這些工運/社運份子做到這一點,他們能做到的最兇狠作為頂多就是提告,讓對方賠點錢了事而已。

  你要打垮黑心企業,為甚麼不想個實際的方法去開一家很有良心的企業,提供優質的工作機會,然後把黑心企業打敗?要不就是拒買黑心企業的商品、拒去黑心企業工作?黑心企業有強迫你買他的產品、股票?有強迫你到他們公司受虐?國瑞汽車製造雙安沒ESP的車子很糟糕,但是他並沒有欺騙消費者,而且重點在於消費者照買,於是它們為什麼要提升產品的安全性?就我了解,知識份子很多都只會用嘴巴在做事而已。比如說搞社運的傢伙裡很多都認為記者是垃圾、社會的敗類。但你仔細觀察就會發現有很多台大、清大人社系的這些社運中流砥柱在從事記者這一行。因為他們根本沒有骨氣(guts)轉行或自己創業。不要跟我說轉行沒工作,只要你沒案底做保全絕對有工作。但這些所謂的社會菁英寧可昧著良心繼續危害社會,也不願意[可能]被朋友或親戚看不起。他們這些咖囂連轉行到一個很穩定,但不那麼稱頭的職業都沒辦法,更不要說自己創業養活自己,甚至提供工作機會造福正在黑心企業裡過著水深火熱生活的人們了。

  我可以說,光用責備就想來改變社會的傢伙,他們希望的只不過是想紅起來而已,而不是在實質上改變這個社會。等到騙到一些捐獻、人氣、選票之後,你會發現他馬上就腐化掉了,變得比他之前責備的傢伙還要更邪惡。最近已經出現好幾個這種例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在社會上工作和在學校工作的不同

    做了專任助理的工作之後,因為沒新計畫,加上生理男性的身份很難再找到專任助理的工作(女的有聽過專任助理做五年以上的例子),我於是投了很多學校外的、一般公司的工作。發現一般來說,一般公司的傢伙很瞧不起屬於在學校內的、專任助理的工作經歷。他們總覺得學校裡的工作「比較單純」啦、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