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7日 星期六

英美分析哲學和理科魂

  我發現我很不喜歡那種不用證據就可以立論的東西,例如商管方面的文章、宗教、以及歷史、政治方面的人文學科。這可能是因為我長久以來一直是學習數學物理之類的硬科學,另一方面是之前從事壽險業時親眼目睹[騙]的東西對一個人會造成多大危害所致。

  哲學裡面的英美分析哲學,其實完全不是如同一般外行人(layman)以為的是一個文科,人文學科,而是和數學物理很接近的理科。美國很多哲學博士班如果女人去申請,他還會把妳當少數民族/弱勢族群而加分,甚至有保障名額就是這個道理。

  之前反課綱的事情,就可以看出人文學科的傢伙處理知識的方式有多麼腐敗,要了解慰安婦是自願與否,居然不是去問還活著的慰安婦或是還遺留下來的可靠史料,而是看你是認同日本統治還是中國統治。這種人可以完全只用意識形態去判斷一個根本就有客觀事實的東西,它處理知識、信念的方法是非常隨便的,可以說,幾乎是爛到完全交由情緒那般的爛法。現在我才完全了解,為什麼很多走理科的人會很討厭商科或人文學科,因為這些所謂的[軟]科學,根本就是比較劣等的科學,它哪裡有稱得上是科學的資格?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名為「抱怨」的歪風

抱怨除了發洩情緒以外,其最重要的功能就是「求助」。不抱怨的傢伙幾乎沒有人會支助他、幫助他,這是現代社會一個極糟糕的歪風。 一個自己堅強面對所有困難的人,比較起那些軟弱無力只能哀鳴的傢伙,在利益上竟是大大的損失。這是一個培養堅強人格的最負面環境。誰把自己講得最可憐,誰就能夠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