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1日 星期日

批判性思考練習題(1) 洪雪珍的文章

  [警語]推廣批判思考的人的宿命就是,常常要在自己的場子裡面放一堆髒東西,一些自己根本不同意而且覺得蠢的東西,還有可能被不知情的人當成是在宣揚歪理(朱家安用台爾文文章做批判思考範例而被轟就是一例)。但是為了讓更多人了解到哲學的價值,冒這種風險又是絕對必要。因為我看洪雪珍的文章不爽很久了,所以特別拿她的東西來下刀,這次選的這篇已經是她的文章裡面[比較]沒那麼令人反感的,有些比較誇張的,我連再一次去點開它都沒辦法,因為怕血壓整個衝高。

作者●洪雪珍/商周網站專欄作家
*文章的出處很重要,商業週刊並沒有一個很靠譜的審查機制,如果你沒有太多時間,可以一看到文章的出處就決定要不要點閱它。如果沒有要練習批判思考,強烈建議可以把商管的雜誌直接肅清。
七月,台灣失業率飆破4%,社會又陷入焦慮中,也因為正值畢業季,青年的高失業率再度端上檯面討論。和全體失業率相較,青年失業率達三倍,在全世界數一數二,的確是一個棘手問題。
*如果有出過社會就知道,年紀越大的人絕對越難找工作,你去就服站問他們的人員也一定會給你如此的答覆,這原因有很多。但報章卻給人一種完全相反的印象,這就表示洪雪珍平常在參考的文獻也不是甚麼多優質的文獻。
但是請注意,失業率還只是計算到勞動人口,另外有15萬名想工作卻未找工作的「怯志人口」並不計入勞動人口裡,其中近四成共5萬8千人屬於青壯年,年紀在25至39歲之間,最讓人憂心!

社會期待,侷限了人生的多元性

寶寶心裡苦,但是媽媽心裡更苦
*用詞不洽當,好像刻意把38歲的兒子幼稚化、汙名化。
。一位中年媽媽和我談起他的兒子,38歲,留美博士,在家裡蹲了兩年,她沒有怪兒子,反而是充滿自責。

媽媽說,兒子拿到學位剛回台灣時,有出去找過工作,可是大學關校併校的傳聞滿天飛,找不到教職缺
* well..用傳聞兩字表示那單位根本還沒實際行動,有些學校併校之後教職還沒變少,反而是被吸收至另一所更大、更有野心的學校裡了(清大)。
,而民間企業又覺得用不到博士學歷,而且36歲毫無工作經歷,因此求職也四處碰壁。說著說著,媽媽的眼淚像斷了線的珍珠,再也收不住,一顆一顆的掉了下來,哽咽的說:

「是我錯了,不應該從小要兒子好好念書、考上好學校,以為這樣就可以擁有美好的人生,讓他有過高的期待,沒有辦法接受現實的人生不如他的理想。」
*媽媽真誠地反省,但這種話洪雪珍是講不出來的,所以才說這篇文章的毒素比起全部是洪雪珍自創的文章要少很多..

打從兒子念小學起,成績數一數二,逢年過節親戚看到他,就期許他長大一定要念醫科或當律師,念博士到大學當教授也挺光耀門楣。這位媽媽自覺有責任好好栽培兒子念書,住南部的她還為此調職台北,陪兒子在台北念大學,甚至賣掉房子送兒子去美國攻讀博士。孩子認真自律,一路沒讓父母失望過,整個家族都把希望寄託在兒子身上。

過度關心,帶來不必要的壓力

就在兒子開始求職後,人生從彩色變成黑白。
*用詞太過離譜、誇張,又不是得了甚麼不治之症或是被判流放到柬埔寨充軍,一般人的人生不可能會有如此戲劇性的轉變。
不知情的親戚逢年過節看到他,也不察言觀色就口沒遮攔的問:

「念完博士,現在那一所大學任教呢?」

「念完博士,大企業應該搶著要你,現在那裡高就啊?」

每一個有口無心的問句,都像尖刄一般插進兒子的心窩,他受不住了,於是躲起來不見人,最後變成家裡的隱形人口,好像不存在這個人似的,父母不會主動提及兒子,即使有人問起也是支支吾吾帶過。說到這兒,這位媽媽難過不已的問:

「難道,我的兒子已經走到人生的終點站了嗎?」
*無言..以後博班招生要不要像香菸盒一樣標警語和嚇人的圖,例如一個哈佛博士上吊的死狀之類的。
回顧過去38年,是不是早知道念到大學畢業就好了?這樣,孩子就不會背負過重的社會期待,不會走進外在價值的牢籠裡自閉,也許可以輕鬆一點,享受平凡人的幸福人生,她也能撿回一個快樂的兒子。

人生無法倒帶回去重演,但是可以重新開始,只要有開始就會有轉機,需要給予時間耐心等待。花了38年在兒子腦海裡打造的自我形象與自我評價,恐怕也是要花不少年時間才能重建,這個過程可以想見的是兒子苦,媽媽也苦。

三個不,幫幫放棄求職的青年

老實說,這樣的媽媽,我的身邊有好幾位,都是說得上貼心話的至交好友,她們一輩子認真扮演各種角色,最盡職的就是媽媽這個角色。她們的孩子也努力用功,品學兼優,但是都在求職上跌跤後再也爬不起來,愈退縮愈不順利,愈不順利愈退縮,退到最後則是關起人生大門,失去信心,不再外出求職。
*雖然助理教授的職缺真的很少,但博士出來連一個兼任教職或甚至社區大學工作都找不到的例子,我還沒聽過。
孩子長到三十多歲,父母能盡力的有限,最多就是給予精神上的支持。
*爸媽可以出一筆錢讓兒女做點小生意、創業之類的,而不是一直抱怨一直責備,這段話有種推卸責任的意涵在。
專家常會建議,父母要下狠心把孩子趕出去,讓他獨立面對經濟的現實,就會去找工作。這個推理是對的,對於二十多歲的還管用,三四十歲就難囉,因為趕不出去啊!
*一個人已經不順了你還把他趕出去,他最後很可能就會走偏,變成幫派分子或是專做一些不法的東西來營利,不過這確實也是一種經濟獨立..。為什麼二十多歲的人可以用趕的而三十多歲的人則不行,在這邊沒有說明。這邊的專家又是誰?沒有記載出處,也許只是某天三姑六婆聊天當中聽到的偏激的意見(我看我兒子當米蟲超不爽的!我要用掃把把他趕出去!)而已。
做親戚朋友的我們,要知道孩子今天會變成這個樣子,很可能是因為之前的一句話,在孩子的心裡種下「惡因」,強化了不理性的「社會價值」,那麼此時此刻我們能做的事,便是拉開距離,做到以下三個不,給他們一個安全安心的時空去修復心靈,以及找回自己:
*對博士就這麼仁慈,對三十歲以下的人就動不動用很離譜的東西恫嚇(參見洪雪珍另一篇鉅作),好像三十歲以下的人不聽他的指示不行,不聽他的指示就會失去工作和女人,是怎樣?法律妳定的嗎?台灣是妳一個人在統治的嗎?其實只是因為受他以仁慈和同情對待的是朋友的子女,而另一篇文章中他責備的是她所不認識、沒有私交的大多數[愚民]。
1. 不詢問:當父母不想多談孩子,就不要「善意關心」問起孩子的狀況,因為每一個詢問都帶有社會價值,代表某一種社會眼光,帶來不必要的壓力。
*這是對的但也是一個基本常識,因為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隱私,而且既然父母無法對成年子女帶來甚麼[實質]的幫助,那父母為什麼還要知道那麼多?

2. 不上門:家是孩子最後的堡壘,他唯一能藏身的地方,任何外人上門都會帶給他和父母的尷尬與不便,約在外面會是比較貼心的選擇。
*前面不是才說沒工作很糟糕嗎?怎麼現在又如此照顧起博士寶寶的心情了?家裡有一個失業的博士如此丟臉嗎?為什麼博士找不到工作就值得被如此同情?那以後失業的人就直接保送博士班就好了,反正現在一堆學校的博班報名人數根本是零。還用到[藏身]兩字,通緝犯嗎?

3. 不拒絕:碰到這種情況,父母與孩子都有如走上絕路般的無力與無助,如果他們開口請求幫忙,請盡力給予協助與提攜,甚至做必要的承擔與背書。
*學界已經有一些人士注意到這個嚴重的問題,但也提不出任何可行的方法解決,百分之九十五的博士會找不到像助理教授之類的tenure track是大致可以肯定,於是大多數的博士早晚都必須轉行,因為兼任的工作也不太可能做到老(因為有年輕的人一直出現跟你競爭)。但是就我所知,似乎沒有任何教職以外的工作,博士的學位和技能能帶來甚麼優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在社會上工作和在學校工作的不同

    做了專任助理的工作之後,因為沒新計畫,加上生理男性的身份很難再找到專任助理的工作(女的有聽過專任助理做五年以上的例子),我於是投了很多學校外的、一般公司的工作。發現一般來說,一般公司的傢伙很瞧不起屬於在學校內的、專任助理的工作經歷。他們總覺得學校裡的工作「比較單純」啦、學...